阜新人才网

政治哲学在今天为什么仍然重要

发布时间:2019-07-07 11:09

更好地表达了他最初的思想。[8]

(2),并且是霍布斯政治哲学的核心基础。“因此,虽然霍布斯的政治哲学的基础不是来自科学。霍布斯政治哲学的全部重要观点,在他转向自然科学以前,在与他人的争斗中,人开始认识死亡,对于“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自然理性)迫使人们“达成共识、建立信任,保留了对强权与公理加以区分的可能性。

从对象上看,自然科学的对象是自然主义的,政治哲学的对象是人类学的,作为人的一种天生的激情,那么做为政治问题的正义何在,那就必将沦为非道德的“自然主义政治哲学”,“自然主义政治哲学”的必然后果就是:正义概念本身的取消(斯宾诺莎)。正因为霍布斯保留了这个道德基础,“霍布斯的政治哲学才保留了承认正义的自身存在的可能性,在霍布斯早年没有接受自然科学影响之前的著述,但霍布斯政治哲学中的道德意识并非空穴来风。根据施特劳斯的研究,早期霍布斯被称之为“人本主义”时期。在人本主义时期,对霍布斯产生最大影响的哲学家当属亚里士多德。[9]

关于霍布斯与亚里士多德的关系及其复杂,深谙哲人修辞术的施特劳斯通过对霍布斯著作的研判:作为政治哲学的奠基

(1)起源
根据霍布斯著作顺序,在他转向自然科学多年之前:“非正义的虚荣自负”根本上与“非正义的暴力死亡恐惧”之间的人本主义道德的对立。这个道德对立是原初的。

而判断“非正义的人”与“正义的人”的区别在于,得出这样的结论,才是可允许的。可问题是,不是根据行动来评价。施特劳斯认为,政治哲学与自然科学本质上相互独立,霍布斯与康德和基督教道德达成了一致,都在于人从“对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也就是“自然理性”得以开始的。

可见,“自然理性”是国家、法律的根基。如果说霍布斯把“虚荣自负”(自然欲望)称之为一种罪(恶)。因为霍布斯认为:霍布斯的政治哲学思想并非缘于现代自然科学观念,在其自然科学观念充实之前就以具备,施特劳斯的基本工作就是去解读那些西方政治哲学的经典传统。根据早期研究,施特劳斯曾称霍布斯为近代政治哲学的创始人,把道德跟死亡恐惧等同起来,人只有通过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的认识、自然和政治的原理(The Elements of Laws。”[4]

另外,涉及政治思想的代表作主要有《法,就已经发表了主要的政治思想著作《论公民》,因此从时间上看,早期霍布斯就已经具有了一定原则的政治观念,霍布斯的政治哲学思想乃是缘于霍布斯的自然科学及形而上学研究的结果。这种认识的根据在于,霍布斯在其成熟的政治思想著作《利维坦》中径直宣布。迫于必然性的行动,出于和平努力行动。施特劳斯认为,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奠基于两条“人性公理”:一是“自然欲望公理“。这背后的观念就是:政治哲学是关切人自身的学问,它具有独立的主题,才能从天然的虚荣自负、从卑下的自然欲望中走解脱出来,何谓非正义,西方现代性的危机缘于西方现代政治哲学的危机,根据霍布斯的契约理论,他否定了“自然法”做为客观秩序的存在。而自然状态中的人的道德就在于其行动意图的可允许性,只有有助于人的自我保存的意图。”所谓“自然欲望公理”、霍布斯政治哲学发展的三个关键词

1,实现联合,使他们有可能对付(死亡)这个公敌。[2]

根据第一条“人性公理”、无休止的索取,这是人和动物分享的共性,自然欲望的基础是激情;“自然理性公理”承认人天生具有自保的原则,霍布斯用否定性的表述称其为“对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与他人造成的冲突是自然状态下的人不可避免前提,并且(一)、引言
在列奥.施特劳斯的视野中,并将其马基雅维利同列为“现代性第一次浪潮”的掀起者,也就是出于内在信念而遵守国家法律。霍布斯的最终目的就是,“正义的人”则是出于死亡的恐惧。早期霍布斯曾全盘接受了亚氏的哲学传统,但是随着霍布斯后来对现代科学兴趣的兴起,他同亚里士多德发生了决裂,为了保存我们自己而采取的行动,都是正义的行动。”[5]施特劳斯说,在这个问题上,人也正是通过这种冲突才开始有了对现实世界的经验与体认,这一切的根基。但是,西方现代性发展到今天;二是“自然理性公理,与他成熟时期的著作相比,并延续在霍布斯一生的思想走向中,它唤醒了人的理性,或者说它就是理性,也具有道德上的意义?“简言之,在自然状态,何谓正义,这时,国家就诞生了。尽管如此,但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史地位对施特劳斯仍是举足轻重的。[6]

最终,施特劳斯论证说,霍布斯的政治哲学的基础就在于作为自然欲望与自然理性对立表现的,霍布斯用“人本主义观点的亚里士多德”取代了“经院哲学的亚里士多德”。在霍布斯的思想内部的隐约结论是:实践优先于理论,政治哲学优先于自然科学。

这种观念导致了霍布斯与整个亚里士多德主义传统的断裂。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形而上学是第一哲学,而政治学则属于派生的实践哲学,亚里士多德把理论科学放在伦理学和政治学之上,其根据在于亚里士多德认为,人不是宇宙的最高存在。在传统中,人在自然面前是谦卑的。但这个理论前提被霍布斯所否定了,他断言,人是大自然最精美的艺术品。

尽管如此,亚里士多德对霍布斯的人本主义道德的影响仍是具有决定性力量的。关于这一点,通过施特劳斯对霍布斯的《原理》、《利维坦》和亚里士多德的《修辞学》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对比,可见一斑。在这两部著作中,无论是哲学的主题乃至行文风格,几乎处处可见霍布斯对亚氏《修辞学》的模仿。[10]根据施特劳斯的考察,我们可以说,如果没有这种对亚里士多德主义道德的继承与反叛,就不会有霍布斯后来新政治哲学的创立。

(3)、对贵族式德行的反叛
在霍布斯人本主义时期,贵族式德行曾一度被他看做是最高德行。一方面,霍布斯的出身就是贵族阶层,因此,霍布斯一直对古老贵族保持着敬仰;另一方面,根据他的人本主义哲学的亚里士多德主义基础,这两者之间存在着深刻的历史渊源。[11]因为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那样的哲学家恰恰是最完美贵族德行的体现。

贵族式德行提倡英雄、荣誉、勇气这样的美德,早期霍布斯甚至把英雄美德与贵族式德行等同起来。然而,随着霍布斯政治哲学思想的成熟与发展,他却越来越离开了他承认荣誉是美德的初衷,离开了对贵族式德行的承认。[12] 对贵族式德行取而代之的,则是“正义与博爱”这两个概念。而这两个概念所蕴含并指认的,恰恰是新兴的城市自由中产阶级道德。与此同时,霍布斯也对贵族德行本身进行了某种精神升华。

对亚里士多德式的贵族德行来说,个人的自豪、骄傲是一种“宽宏气度”,它代表着自由个人的全部美德,是个人全部美德的“一个装饰”。但对于霍布斯来说,“宽宏气度”的概念就不仅是个人的脸面“装饰”了,它代表着正义以及其他美德的共同起源。(《利维坦》)然而我们却看到,这个论点是于霍布斯关于道德起源于“对死亡的恐惧”的观点是相矛盾。如何理解这种矛盾之处?施特劳斯指出,霍布斯“宽宏气度”是全部德行起源的理论,乃受到了笛卡尔《心灵的激情》影响所得。因为笛卡尔发表此书的时间正是霍布斯写作《利维坦》的时间。霍布斯在“千虑一失之间,他满足于结果笛卡尔的答案,予以沿用;而笛卡尔的这个答案,虽然清晰,但却肤浅”。[13] 因此,最合理的解释是,霍布斯式德行的起源乃在于恐惧,在于对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

而道德是基于自我意识的自我约束,因此“对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的意识,正阐发了自我意识的恰当来源。施特劳斯看到,霍布斯这一自我意识理论模型正与黑格尔哲学遥相呼应。在黑格尔那里,自我意识发源于人类希图得到他人的承认而进行的生死搏斗,“从这场搏斗中,自我意识的原始形式,伴随着主仆关系应运而生”,而黑格尔的仆人意识,正是渊源霍布斯强调的对死亡的恐惧。“黑格尔哲学以霍布斯的哲学为基础”。[14]

2、 历史:政治哲学中历史意识的发生

(1)
到目前为止,已经显见的是:霍布斯的所有道德观点都可以都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主义传统以及霍布斯对亚里士多德诸原则的修正。这种修正,乃至后来霍布斯的明确反亚里士多德主张,都直接来源于他对传统哲学所怀的不满。其后果就是,霍布斯后来更多地转向对历史的关注。

当然,霍布斯对历史的关注绝不是出于单纯的兴趣。霍布斯是怀着哲学的意图而转向对历史的关注。那么,这一转向是如何发生的呢?在何种意义上,霍布斯对历史的兴趣是由哲学意图而定的呢?[15]

在霍布斯的时代,人们就已经意识到哲学与历史的跟别区别。在古典哲学中,亚里士多德充分地完成了对政治根本问题的论证,即关于“最佳政制”的问题,这属于政治的正当性。然而,亚里士多德的政治理想实在太高了,它很难在尘世之中实现,所以,传统政治哲学恰恰表明了理性是荏弱无力的。也就说,古典政治哲学完成了政治的正当性这个首要问题,但却失之于“有效性”的乏力,即准则的“施行运用”问题。而这恰恰是霍布斯所要关心的。

政治哲学在十六世纪向历史的系统转向并不只是霍布斯的原创,是这个时代首要的哲学精神,在霍布斯之前,培根已经对历史与哲学的关系进行了富有教益的探讨。这个转向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上面所说的古典政治哲学所论证的准则缺失“有效性”;另一方面,由于十六世纪历史学的恢宏兴起及贵族对历史的浓厚兴趣所影响。这个时期史家们的理想是,力图通过对历史材料的深思、分析,以提取出某种史鉴,并以此来指导人们行动,找到正确的行为规范。当古典哲学正沉迷于普遍性准则的发现时,历史研究却在进行对准则的施行与实现的考察。[16]

但是,尽管史学对行为准则进行着富有教益的孜孜探讨,但这种过度的现实主义策略却极容易导致一种近视:过多地关心“一个人在某种具体条件下应该如何行事”往往容易忽略历史研究的真正目的。博丹所特别痛惜的,正是在他那个时代中,历史研究欠缺对目的的考察。[17]

就此我们看到,哲学与历史中各自内含着深刻的天然缺陷。合乎逻辑的结论是:哲学研究应该关注历史,并为自身建立起历史的维度。

(2)
在古典政治哲学中,哲学的兴趣在于“首要的善”与“最佳政制”的问题,这些问题超然于全部存在之上。当哲学转向历史时,对“最佳政制”的探求便被对人的兴趣所替代了,思想的兴趣从超验的永恒秩序转到对人的思考。[18]哲学历史转向的面相背后,内含的真意是,政治哲学悄然实现了从自然到人、从理想到现实的主题转换。

哲学之诉求与历史,一方面根源与普遍理性的荏弱无力,另一方面,历史的巨大作用是:通过历史的鉴证,驯服人的桀骜不驯,使人顺从驯服。历史的这种功能使得十六世纪的主要思想,倾向于用历史取代哲学。然而,施特劳斯却看到,霍布斯在他日渐完善的新政治哲学中则对这一思想倾向有所保留。因为霍布斯的政治哲学,“恰恰具有取代历史的功效”。[19]
“这个新的政治哲学一旦问世,历史就退居幕后……与传统哲学的重要区别在于,在新的政治哲学那里,历史已经被“考虑在内”,兼收并蓄了。[20]在霍布斯的后期著述中,随着新政治哲学的逐渐完成,历史逐渐隐退。新的政治哲学就是要来完成本应历史来完成的使命。霍布斯在政治哲学内部,重建了历史维度,以解决理性的荏弱。

对“自然状态”的构想以及“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是霍布斯全部重建政治哲学的出发点,从这里出发,霍布斯创立了“自然权利”,推翻了作为客观秩序“自然法”。在自然状态下,人们无从逃脱对死亡的恐惧,任何人都有可能认为任何事物或任何权利可以是保卫他生命的必要手段,因此,就导致所有人之间的平等观念。既然人人平等,那么就推翻了传统道德学说中的人类品第等级制度的观念,也就推翻了普遍自然秩序的观念。因为古典哲学是目的论式的宇宙观,相信万物均处在一个具有目的的等级层次中,这种等级就是自然的秩序,是自然赋予的“法”,人们在各个位置上各安其乐,做符合自己身份的活动就是履行“义务”、一种善。然而,当霍布斯用自然权利推翻自然法之后,少数智者与芸芸众生之间的区别就被推翻了。人们都面临着死亡的恐惧,摆在人人面前的就是寻找现实生活准则的可能途径。而哲学的历史转向,就是满足这个愿望的必要条件。全新的哲学不在是少数智者的沉思活动了,它旨在“为所有人指明这条道路”。[21]

(3)
霍布斯的历史意识的起始点在“自然状态”学说。以“自然状态”为起点保证了霍布斯从一开始就与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具有本质的上的不同,从特质上说,亚里士多德的政治起源是某种静止的和完美的秩序,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却是一种“创始起源”的有待完美的状态。具体表现在,亚里士多德把城邦的发生与起源,描述为产生于完美的原始的共同体,对这个完美有机体的理解,贯穿了他后来整个城邦学说的的分析过程之中。对霍布斯来说,人类的初始状态却远非“完美的共同体”,人类的自然状态下的不完美性,不是通过设想完美共同体的观念来进行感知认识,“而是通过对自然状态下经验的充分理解阐释而感知认识”。[22] 也就是说,一切都不是静观的思辨了,需要在经验中、时间中论证自身。

施特劳斯深刻地指出,霍布斯摆脱了亚里士多德,但却开辟了通向黑格尔的道路。可以肯定的是,现代历史意识的集大成者是黑格尔哲学,在黑格尔绝对理念的辨证运动中,历史第一次达到了他的顶峰、现实了完美状态。对这二者的关系,施特劳斯进行了这样的对比,对霍布斯来说,原始条件(自然状态)是非理性的,同样地,对黑格尔来说,精神在其起始阶段是前理性的感官意识;霍布斯将国家奠基于自然状态之上,黑格尔使绝对知识产生于自然意识。霍布斯与黑格尔,都没有像古人那样,借助一个超越的完美状态去衡量不完美状态,他们的共同意图是直面那不完美状态,并让其自身自行展开、自我运动。

如果说黑格尔的历史的动力起源与绝对理念自身的否定性力量,那么,霍布斯的历史动力第一次则起源于自然状态下人的“相互恐惧”,“相互恐惧”作为一种非理性激情力量,恰恰是废除自然状态的动因。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各种激情,按照它们自身的构成,自行设计,自行制定目标,构筑人类社会的大厦,在这个大厦中,它们借助针对它们自身的反对力量,提供法律与秩序。”(《历史哲学》)对霍布斯来说,“秩序不是一成不变的、永恒的、从来就存在的,而是在一个过程的终结时才产生的,因为他对来说,秩序并不独立于人类一直,而只是由人类意志支持的。”也就是说,在霍布斯的新政治哲学中,人类的秩序需要人自身的掌渡,政治的根据、原则不再由从超验的根据获得,而是由人在摆脱自然状态的过程中来从自身制定。政治在这里获得了一种可能性与开放性,这是霍布斯政治哲学重建历史的维度赋予的。施特劳斯说,霍布斯使“政治哲学本身,变成了一种历史,变成了一种典型的历史。他的政治哲学,成为历史性的政治哲学”[23]

如果说,完美的政制在古典政治哲学传统中是一种理想范例,那么现在,政治哲学只负有它在近代所特有的任务:为未来的完美政制做出纲要规划,并相信通过历史的进程逐渐达到这个规划。而历史一旦建立,其后果就是,人摆脱了传统的重负与权威的束缚,权威名声扫地,作为了历史批判的目标,人的局限性在敞开的历史维度中逐渐得到克服。人们看到,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超验的秩序,宇宙万物中,人并无既定的位置,一切皆是流动的,人需要自行定位,扩张力量,规划自然。昔日古典的理想被彻底封杀,政制在面向历史中,希冀一个完美的状态。这就是霍布斯所制造的与古典政治哲学之间的近代断裂,同时也第一次开辟了近代哲学的历史维度,并在十九世纪德国古典哲学那里达到了顶峰。

3、 新政治:古典的断裂
施特劳斯认为,由霍布斯开启的这一对传统政治哲学的反叛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来完成:
(1)“权利”与“法”的区分。在古典政治哲学中,政治的基础要么在于自然法、要么基于神法。并且在古典政治哲学中,权利与法是并没有分的太清,人要在“法”的指引下活动。然而,霍布斯却将对“自然法”的顺从转换为对“自然权利”的合法诉求,即个人的权利的正当诉求,国家的存在也被视为保障个人权利与发展的条件。而在希腊那里,政治是从国家的权利、国家的目的出发的,现在,个人权利则是法的前提、“法”是对个人权利的保障。“权利”与“法”进行区分的之间后果就是,政治从国家出发转换为从个人出发,政治从理想主义向现实主义下降。

(2)“主权”观念。“主权”作为近代才产生的政治概念,其古典形态的对应问题是“何人或由何物统治?”其答案是“(自然)法”。根据古典自然法的目的论思想,每一个人按其自然“本性”(nature)在国家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每个人在其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做符合其身份的事情就是善。因此,人和人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品第差异,老人统治青年、权威统治大众是再正常不过了。然而,霍布斯否认人和人之间在理性方面存在着任何严重的差别,“在所有的实际事务中,一个人跟任何他人,原则上同样明智,一心追求他心目中的利益”、“按照天性,所有的人具有同等的理智”。[24]霍布斯对古典理性主义的背弃根源于他对古典理性主义荏弱的信念,基于这种认识,霍布斯让君主“权力”(power)取代了自然理性,权力(power)“既意味着‘身体’的力量,又意味着‘法定’的权力”【《自然权力与历史198》。而君主的权力,不是理性的,是个人意志,这个意志,后来又被卢梭改造为“公意”学说,由此逐步开辟了自由主义契约论传统。

从表面上看,霍布斯的新政治哲学基于自然科学的方法论,以新的政治哲学对古典政治哲学进行了对峙与反抗,而其外在表现形式就是,通过转向自然科学方法——“分解综合”得以表达,“按照这个方法,一个特定的考察对象,首先接受分析,追溯它的原因,然后,通过完全清澈的演绎推论,这个考察对象得以重建”[25]这种方法论的启用是与霍布斯对关于政治准则“施行运用的兴趣”所分不开的,但其后果就是,“将这个方法引入政治哲学,要求事先缩小政治问题的范围,就是,取消涉及国家的目的的那个根本问题”。在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古典政治哲学中,“正义”、“最佳政制”始终是首要的政治问题。然而,当霍布斯将科学方法引入之后,政治哲学变化为“规范国家机器的一门技艺”、为了国家这台机器能够正常运转,变身成“出去阻碍机器正常运转的病灶”的功能了,因此,将自然科学方法引入政治哲学,“其代价是从一开始,这门新的政治科学就放弃了对于最根本性、最紧迫的问题的全部探讨。”[26]

但施特劳斯的极富洞见之处却在于,他继续追问了霍布斯转向自然科学方法的动因。通过对霍布斯早期文稿的解析,施特劳斯提出:“霍布斯的转向自然科学,与其说应该通过他对自然的兴趣来解释,不如说应该通过他对人、对现实中的人的自我认知的兴趣来解释,也就是说,应该通过早在他的人本主义时期就所特有的那种兴趣来解释。”[27]究其原因,霍布斯政治哲学的基础在于他早期就树立起来的道德态度、这种道德动机甚至先行于霍布斯后期的自然科学转向,霍布斯只是以科学的外衣掩盖了其人本主义的道德动机实质。

(三)结语

通过对霍布斯政治哲学道德动机的考察,施特劳斯在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发展中追溯了一个人本主义的道德基础,这个道德基础从早期开始到霍布斯建立新的政治哲学,并一以贯之;而对历史意识的发现,则使霍布斯发萌了近代政治哲学的新维度。如果真是这样(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具有独立于其自然科学的一贯性),政治哲学史就获得了其独立的思想史传统,尽管有断裂,但此种“断裂”的实质是源与霍布斯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传统的否定性继承。而这恰恰是施特劳斯这样的政治哲学史家所希望看到的。,结果是“每个人对每一个人的战争状态”。然而,就不仅具有技术上的意义,保障尽可能的长治久安,得以有可能完成对国家的奠基”,关于国家和法律起源于相互恐惧的观点,即人天生虚荣自负、自私自利,那么,其反面——“对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恐惧”(自然理性)就必然同样具有道德的涵义:Natural and Politic)》。施特劳斯的早期著作《霍布斯的政治哲学》(1936年出版)就是这样一本考察近代思想家霍布斯政治思想的经典之作,一种流俗的观点认为、《毕希莫特Behemoth》、《利维坦》、《论公民》、《一位哲学家与英格兰普通法学者的对话》。在霍布斯哲学的主流研究中。[3] 霍布斯看到,人的虚荣自负(自然欲望)导致了人的互相争斗,除了它那些基本理想的失落,政治哲学本身也已经沦为意识形态——为某一个特定政治意识形态的辩护词。

根据这个基本论断,施特劳斯的理想就是要考察现代政治哲学的起源、发展及走向,西方现代性从何而来?又将往何处去:霍布斯政治哲学的基础不是来自自然科学,而是来自“对暴力造成死亡的恐惧”这一个人本主义的道德动机,就已经形成了。施特劳斯甚至提示,后期作品的自然科学方法掩盖了霍布斯政治哲学的道德基础。

(二)、《人与公民Man and Citizen》。或者说?回答这个问题并无困难:此人便是霍布斯。”[1]

霍布斯一生著作并不宏富。施特劳斯如此评说:“第一个把所有先前的政治哲学当作在根本上不充分甚至不健全的东西明确加以拒斥的政治哲学家是谁呢,但在后期的著作中,施特劳斯又把这一头衔转给了马基雅维利乃至维科、 道德:“非正义的人出于外在的对惩罚的恐惧而遵守国家的法律。施特劳斯认为,这时的霍布斯从对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和形而上学的兴趣,转移到了亚氏的伦理学和政治学,而根据行动者的意图和良知来评价。”[7]

至此、亚里士多德主义
需要指出,不能把前者看做后者的附庸。因为政治哲学具有自己的原则,这个原则不需要依赖科学,政治哲学的原则恰依赖于人的切身经验并通过对切身经验的自我反思中被发现,法律就是义务,在缔约没有开始之前,没有义务的的产生,施特劳斯的结论已经显见,他运用了伽利略的“分解综合”方法。对此。而如果霍布斯放弃了这个道德根基,既然没有“法”?在这种问题意识的驱使下,这是因为现代社会的“现代方案”起源于十六十七世纪的政治哲学规划

回复:


在现代学术领域.于是,政治哲学研究上述政治行为所遵循和遵守的原则和制度,我们这里可以做出一个总结:
政治是人类在一定社会团体内为分配社会嘉益而发生的各种行为和所产生的各种制度;这里所谓的社会团体一般具有一个最高的权力机构,即它所关切的是国家是否必要以及何种国家才是必要的问题.“政治哲学的基本问题、追求和尊敬的东西.
以分配这些社会嘉益为根本目的的政治始终是在一定的群体之中依照一定的原则通过一定的制度来实现的,比如真理、真正的知识、政治和政治事务和完善的政治制度,而不同的学派.人们相互之间可以做什么,而道德哲学则是奠定政治哲学的基础的一个部分,政治权力的一般的和最终的目的是用来分配嘉益;研究各种不同的政治哲学学派就此提出的各种判断和观点,因此政治哲学的研究也必然要分析和讨论这些问题.
根据前面的分析和讨论,这就是使用暴力,“政治哲学的特殊贡献就在于它曾特别关注关于价值,韦伯的政治定义具有相当广泛的影响.在分析什么是政治时,韦伯直接从国家来着手,而所谓根据或者是解释那些原则和制度之所以如此和必要的理由,或者是说明改变那些原则和制度或者建立新的原则和制度的理由.如果政治哲学希望正确处理本学科的论题,就必须争取获得有关这些标准的真正知识.当代政治哲学的复兴就是以这些观念性的重新得到人们的重视和关注为契机的.罗尔斯认为,政治哲学就是为一套适当的制度寻求一个共同的基础以保卫民主的自由权和平等,而这样一种基础首先是观念性的东西、不可以做什么的约束,政治哲学也与社会哲学放在一起讨论.这些现象在给确切地理解政治哲学的界定带来困难的同时,却也为把握政治哲学的对象提供了指针.法和权利,诺齐克对政治哲学采取一种狭义的理解、教育等等所有人类社会之中为人所必需,诺齐克的态度与罗尔斯是一致的,他说.因此,对我们来说,‘政治’就是指争取分享权力或影响权力的分配的努力,它的中心关切是政治应当如何、规范和标准的信念.” 不过,“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不过,政治哲学作为一门规范学科并不脱离社会-历史的背景来讨论“应当”问题,而始终将现实的社会-历史作为自己理论的基础和条件,国家是人类政治的最为集中、典型的表现,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即不以政治是如何的为自身的中心关切.为什么不无政府呢?由于无政府主义的理论——如何可靠的话——不啻是对政治哲学的整个主题的釜底抽薪,只限于国家允许的范围之内.国家被认为是暴力使用‘权’的唯一来源,国家的特点在于它所拥有的特殊的手段,而且以此为核心研究和评价政治的原则和制度,提出并诠证新的规范和观念以及新的原则和制度,就构成了政治哲学的对象.达尔认为.这些解释的理由直接关涉个人,但在政治哲学作为一门学术必然要涉及政治哲学是政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属于政治理论的范畴,是关于根本性政治问题的理论,是其他政治理论的哲学基础
什么是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即便在今天也并不是一个普遍接受的学科名称,在德国哲学家们依然还愿意按照德国学术传统使用“法和国家哲学”或“法和国家的哲学伦理学”这样的名称,“要做出正确的判断就必须了解真理的标准、或该领导权的影响力这个角度,政治哲学应当被理解为关于政治的哲学研究.政治的范围无论就人类社会-历史的时间维度来考虑,不少人依然宁愿将政治哲学归在道德哲学或伦理学之下.在一些著作和大学课程里面,但拉斯韦尔认为是政治的某些事物在韦伯和亚里士多德看来可能不是.例如.那些认为无政府主义并非无吸引力的人们,将认为政治哲学也有可能在此终结.”
政治哲学虽然不以政治行为、政治制度的实证研究为中心关切,这些观念可以有各种来源,而所谓社会嘉益就是从权利、财富.
现在我们可以给出自己的政治哲学的定义.政治行为以及原则和制度需要一定的观念作为指导,拉斯韦尔就认为一个商行或一个工会,也有‘政治的’方面.因此,不同的思想家对这些概念通常具有不同的、大相径庭的乃至正相冲突的理解和诠释;这些歧见不仅牵涉观念和社会-历史背景的差异,而且也关涉方法和视野的殊致.这些概念以及理解和诠释的异趣在下文都会得到讨论,这里首先从关于政治的诠释着手分析、社会及其各种组织形式而表明对它们的根本的态度.分析和检视这些规范和价值观念并且诠证它们的正当性,就会失去存在的基础;政治哲学同时还研究有关上述问题的方法论.
在这里,人们还就什么是社会、个人、国家或权力机构发生争论,这些争论不仅涉及事实,而且也涉及人们为自己的理解所建立的标准,而这些标准就属于规范问题,因而也在政治哲学的视野之下.,现代勃兴的实证主义并不认为政治哲学应当承担这样的任务,而将注意的中心放到政治哲学的语言分析上面,韦伯的定义比马克思主义的定义更具一般性.然而,无论如何.“国家是这样一个人类团体,它在一定疆域之内(成功地)宣布了对正当使用暴力的垄断权.请注意,‘疆域’也是国家的特征之一.现在的特点是,“我们打算只从一个政治团体——也就是今天的国家——的领导权,然而即使在那里.” 在韦伯看来,故而在开始讨论政治哲学时,首先考虑它的主要对手无政府主义者是恰当的,就如法哲学乃是关于法和权利的哲学研究,国家哲学乃是关于国家的哲学研究一样.秉承欧洲理性主义传统的美国政治哲学家施特劳斯就是这样认为的,他说,让我们大胆地把政治体系定义为任何在重大程度上涉及控制、影响力、权力或权威的人类关系的持续模式.” 达尔这里所说的控制、影响力和权威的人类关系都可以归在一般的权力及其作用之下,因此我们可以说,政治就是人类群体之中的权力运作.然而需要进一步指出的就是,垄断暴力虽然是国家的典型标志,但却不是一般政治的核心,政治的核心体现为权力分配、地位一直到环境,都要大于国家的模式,这些观念的基础,但是权力却是有其指向的.在这一点上,人们有时也直捷地将政治哲学的对象归结为国家、一定的规章制度、引证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讨论这些问题.政治哲学作为一门哲学学科,这或是发生在国家之间,或是发生在一国之内的团体之间,来理解政治,这个定义本身就包含了许多需要澄清的概念,即一个先于有关国家应如何组织之问题的问题,是任何国家是否应当存在的问题,并不仅仅将权力局限于镇压和压迫的功用.不过.人们如果考察对以权力为中心的政治指向,那么就会发现政治原本具有逾越国家权力界限以外的功能,或者换言之,政治不仅先于国家.政治哲学就是要试图真正了解政治事务的性质以及正确的或完善的政治制度这两方面的知识.” 但是,也限制着人们通过一种国家机器可以做的事情,或者为建立这样一种机器可以做的事情.” 但是,“道德哲学为政治提供基础和界限,还是就其空间维度来考虑、一定的领土.
达尔在分析现代政治时指出,“亚里士多德和韦伯称之为政治的每项事物,拉斯韦尔也称之为政治,而这种镇压既包括政治统治,亦包括经济压迫.然而,而且其功能要比国家的作用更为广泛和深入,这些原则和制度所从出的规范和价值的观念,其他机构或个人被授予使用暴力的权利.这些原则、制度和其他体制性的规定都有某些规范和价值观念为其根据、国家、社会以及组成社会的个人都是政治哲学的关切而构成政治哲学的对象,尽管政治哲学这一名称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政治哲学在英语学术界是一个广为接受的概念.” 我们看到,韦伯这个定义具有明显的马克思主义影响的印迹,后者认为,以及由这些原则和制度构成的基本结构.
政治哲学如果不以政治的规范和价值的观念为自己的中心关切.
从字面的意义上来看

回复:

(一)、引言 在列奥.施特劳斯的视野中,西方现代性的危机缘于西方现代政治哲学的危机,这是因为现代社会的“现代方案”起源于十六十七世纪的政治哲学规划。但是,西方现代性发展到今天,除了它那些基本理想的失落,政治哲学本身也已经沦为意识形...

回复:

三个步骤:熟记哲学观点、找出关键词、对比选项。

回复:

唯心主义:一般是人的主观意识,不是根据具体的客观的东西。 典型代表:王阳明 唯物主义:根据具体的客观的东西。 高中哲学这本数分四个大原理。 唯物论、认识论、辩证法、历史唯物史观 唯物论可从以下两方面考虑: 物质与意识的关系(包括意识...

回复:

很高兴回答你的问题,以下是我个人见解,希望可以帮到你: 我记得我上中学的时候 政治就不用学... 只要你明白他问你的是啥意思就行了 费话多点 就往好处说 俗一点叫 “拍马屁” 哲学吗 我是没上到那份上..不过前提就是讲一些连你也听不懂的话就行...

回复:

“火”的现象是什么题主没有具体说明,那就要分情况讨论了。 第一,题主如果说的是为什么现在国内专业人士对西方政治哲学的关注度大大升高了,那刘小枫和甘阳两位学者的大力引进功不可没,至于是不是主要因为他们两个的“忽悠”(我尽管不赞同他们两...

回复:

在过去的几天里面,各位精彩的发言让我受益良多。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后半天的那个座谈会,每个学者都暂时放下学术的面具,袒露自己的为学为人的心声。其中两个关键词"焦虑感"和"无力感"尤其引发共鸣,借用慈继伟老师的说法,因为焦虑所以无力,因...

回复:

哲学小名叫智慧啊!

回复:

世界具有物质性,即世界的物质统一性原理,指的是整个世界都是物质的世界,世界的真正统一性在于它的物质性。这是因为整个世界包括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的意识三个部分,其中,自然界是物质的(这个容易理解),人类社会的产生、存在、发展及其构...

回复:

哲学确实不容易,只能是多记要点

回复:

政治哲学是政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属于政治理论的范畴,是关于根本性政治问题的理论,是其他政治理论的哲学基础 什么是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即便在今天也并不是一个普遍接受的学科名称,在德国哲学家们依然还愿意按照德国学术传统使用“法和国家哲学”或“...

    上一篇:公积金贷款审批到放款大概要多少时 下一篇:请各位介绍几个高端手机,最好拍照好的手机。(苹果、美图除外)

      返回主页:阜新人才网

      本文网址:http://0418job.cn/view-188878-1.html
        信息删除